小说坊

章节目录 武林沉沦 第二部(1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武林沉沦第二部:第15章:蛇蝎20190104“报复我看我现在不操死你,免得你日后报复我。”温柔的话着实让人心惊,无奈她也美得惊人,纵使是威吓威逼,仍是一副似嗔似娇的女儿姿态,高达丝毫没有感觉到害怕,反而被刺激欲念高涨,脱下自己的裤子,一手抬起的温柔一条秀腿,大肉棒对准那个被他拨弄得泥泞不堪的小穴,一下子插了进去。

    “啊……混账小子……你又用这种站姿奸姐姐……你一点都不爱惜姐姐……嗯嗯……”温柔娇喘一声,自那晚被高达破处后,这是她的小穴第二次容纳这样的巨物,初时还有点痛,可当大龟头在花心上狠狠捣弄几下后,舒畅的美感一下子爽得她,全身酸麻无力。

    “好姐姐,你口是心非啦,看你的小穴都湿成这样,真骚”高达看着温柔被自己捣弄几下就已经媚眼如丝,心里对自己这根大肉棒自豪不已,“今天弟弟不但要站着奸姐姐,还要开了你的小菊花。”

    温柔俏眉一扬:“你敢,姐姐可不是勾栏里的女子,任你玩弄……”

    “很舒服的,姐姐……”高达不待温柔反抗再次吻上她的樱唇,一边不停用大肉棒捣弄温柔的花心,把她弄得如一块棉花糖般粘人,一边大手再次来她的后股处,抚摩她的小菊花。

    “你……你怎么可以摸我那里……啊……不可以……嗯……你不可以再这样的……啊……你敢动那里……姐姐不会放过你的……我真的……不会放过你的……啊……”

    女子羞处被男人抚弄,温柔娇羞无限,媚眼微闭,做着表面上的抵抗,但臀部开始挺起来迎合着高达的抽插,有节奏的上下耸动,带动菊花摩擦着手指,高达趁机将手指的前端轻扣入菊花之中。

    “哼,你敢……”异物进入菊穴,给温柔带来一种全新异感,全身一阵颤抖,初经人事的她仅仅几下就被高达送上了高潮。

    良久,温柔回过神来把高达的舌头顶了出去,胸部不断起伏,气喘嘘嘘:“好弟弟,你别动姐姐后面好吗你的阳物太大了,那晚你给姐姐破处,姐姐就痛了好久,要是菊花也给你夺了,姐姐明天连路都走不了啦。”

    “知道弟弟历害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害我”高达将手指温柔菊花抽出来,夺去温柔的小菊花是诱人,可是当前正值论剑大会,温柔还有比武要进行,今晚要是菊花被破,必定会像上次云韵岳母那样痛几天,青云弟子一生只有一次机会,他不想温柔有遗憾。

    温柔嗔道:“为什么不害你,你一日不娶姐姐,姐姐不单要害你,还会给你戴绿帽子的。”

    “看来我的惩罚还是轻了,姐姐,咱们洗个鸳鸯浴吧”高达以站姿操弄了几下温柔后,倒没有多累,反而满身大汗,看着浴桶里热气腾腾,漂满花瓣的热水,忍不住就想进去洗个痛快。

    温柔白了他一眼,并没有反对:“混帐小子,就你坏点子多,以前看你还一脸老实巴结的样子,没想真是人脸兽心……”

    “哈哈……没错,弟弟出门一趟学坏了……”高达微微一笑,抱起温柔便将其放进浴桶之中,自己开始脱起衣服来。忽然,高达脸色上一变,:“不好,有人往朝的房间走来,这脚步声……是百草师叔”

    “什么……”

    ………………………………………………咚咚房门被人轻敲了几下,百草真人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来:“柔儿,师尊有些话想跟你谈谈。”

    “啊……师尊,弟子在沐浴呢”温柔瞟了一眼房间的大床下面,发现高达藏得很好,从外面基本很难看其的存在,心里稍稍安心不少。

    “呵,怕什么,你小时候为师还为你洗过身子呢。”说罢,百草真人直接推门而进来,她有些惊讶:“柔儿,虽说玉衡宫都是女弟子,可你这样洗澡也不关下门,总有些不妥啊”

    “这个混账小子,你进来时就不懂锁上门吗”温柔看了一眼躲在床下的高达,在心里恨恨地骂道,脸上却是露出笑意:“师尊,弟子凶名在外,再者有师尊坐镇玉衡宫,哪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敢来偷看弟子啊”

    “你啊”百草真人没好气地说了一句,直走到浴桶边,举起玉手,轻轻在温柔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却因她的身高仅仅比浴桶只高了半个身子,再者配上她一副少女的脸孔,那样子就像一个稚童女孩子故老成般,那样子甚是可爱。

    温柔也被百草真人的可爱娇态所吸引住,以往她看百草真人时皆是抱着尊敬之心,此刻被高达将情欲之火撩起的她,再看百草真人反而有一种另类的感觉,粉装玉琢的娇嫩得婴儿一般的皮肤,少女的美态比自己还要美,让她忍不住生出抱入怀中好好怜爱的冲动,即使对方是一名女性。

    百草真人又弹了下温柔,笑道:“柔儿,你在发什么呆”

    温柔回过神来老实地答道:“师尊,您好美啊不愧是当年被留香公子纳入第一谱绝色谱前列的美人。”

    被徒儿的称赞,百草真人微微一笑:“柔儿,今天你怎么了,怎说这些不三不四的话。”

    温柔拉着百草真人的小手笑道:“师尊,您没有洗澡吧。咱们一起洗澡吧,弟子帮您搓背。”

    “柔儿,你……”百草真人看着浴桶里热腾腾的水汽,再者在论剑台坐了两天也有些腰酸背痛,也有些心动不已……………………………………床底下的高达在百草真人进来后,潜运天地藏玄的至高心法,将气息与心跳都放到最低,百草真人的武功在七位长老中并不见长,但在内功修为上仍在高达之上,他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被发现了,下场定会很惨的。

    谁想到,正当高达紧紧放缓吸呼的时候,外面却传来了温柔的声音;师尊,快脱嘛咱们一起洗澡啊,快来嘛这一句话差点他喷出鼻血来,天啊这是怎么会事,百草师叔要与温柔姐姐共浴吗

    一直对百草师叔胴体抱着执念的高达,忍不住在床底下轻轻挪动了身子,悄悄向外望出去,正好看到见百草师叔脱得只剩一个肚兜在身上,雪白光洁的玉背,一道至美曲线由上至下勾勒至美的景线。

    高达激动双手发抖,目不转睛地死死盯着百草真人每一个动作不放。虽说百草师叔的胴体,他已经看过了两次,可是前两次因为治病之故,他不敢过于放开来看,而且现在偷看之下,更是另一翻冲动,使得真气一岔,差点就当场气冲经脉,走火入魔。

    此时,在高达眼前的景象虽是看到百草师叔的背影,道钗摘下及腰的银发垂落,发梢半盖住那娇俏的小玉臀,半遮半掩下还能看到鲜红肚兜带子,远比脱光的胴体更加诱人犯罪。一下激起了高达刚刚熄下去的欲望,屏住呼吸死死看着百草师叔脱下最后小肚兜。

    然而可惜的是,高达藏身于床底之下,因角度关系他能看到的不多,尤其是当百草真人跨入浴桶后,他只能看到浴桶上浮露出的两个美女玉首的,心里就恨不得一剑将这个浴桶劈成两边,只得收敛心神重新藏回床底下。

    “师尊,您很可爱啊就像柔儿的妹妹啊人家好想亲一下哟,师尊,让柔儿亲一下。”

    正当高达静心闭息之时,温柔的说话差一点让他喷血,他的脑海中立刻想起了一大一小的美女的亲吻画面,气息再一次混乱起来,这种美女同性亲热的画面实在太刺激而诱人了,那晚李茉母女为一行为他解毒时,就相互亲吻过,当场就让他的理智尽失了。

    “柔儿,没大没小的……不要啊……嗯嗯……别亲了,再亲,为师生气了……”

    在高达千忍万忍的时候,百草师叔的话让他的自制力近乎于零,挪动着身子再次悄悄探首而去。

    浴桶之里,温柔紧紧搂着百草真人的娇躯,不停地亲吻着其的脸颊与玉颈,弄得百草真人脸红耳热,不停地避闪着徒弟的亲吻。看来百草真人真的非常疼爱温柔,这般没大没小,逆伦犯上的事也能容忍。不过,也正因她对温柔溺爱,使得高达大饱眼福。

    “师尊,您知道,实在太可爱了,连同为女儿身的柔儿也看得心动不已,再来亲几下,最后几下。”

    温柔如一个女色狼般,又强行亲了百草真人几下,把百草真人弄得娇喘不止,实在没办法只好使劲将其推开,脸上正色说道:“柔儿,再胡搞,为师就要生气了。”

    “好好柔儿,不胡闹了。柔儿,帮师尊搓身子。”温柔人精如鬼,百草真人嘴上虽说生气,肢体却仍是软绵绵的,没有半点反感自己的意思,只是碍于师尊面子而已,她悄悄一笑,手底下却是在水中抚摸这具娇小玲珑的胴体。

    “唉真拿你没办法”百草真人发现她的胡弄,无奈自己被她弄得很舒服,也不再作过多责难,改口说起找温柔的要事来:“柔儿,最近你是不是与某个师兄弟走得有点近了。”

    温柔心一下,只道百草真人指的是她与凌惊羽走得有些近,忙道:“啊没有啊”

    百草真人洁白的小手抚摸着温柔的玉脸,慈详地说道:“柔儿,为师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只要为师一天健在,欧阳英那老匹夫休想碰你半根手指,你不需要这样做践自己,以你的相貌可以找一个只爱你一个人的男人。”

    温柔双眼含泪,当年她被家里逼婚,天下之大没人敢收留她,唯独百草真人收留了她,不单如此,还让欧阳世家之人在此大吃亏,迫使温家堡之人也不敢对她逼婚,现在她又有这样关心自己的婚事,再也按捺不住泪水,扑入其怀内哗哗痛哭:“师尊,弟子这些年过得很苦啊”

    “柔儿,师父知道,可你也要爱惜自己啊”百草真人轻轻地拍着温柔的玉背,只是她如少女的玉容,看起来实在有些扭别。

    “师尊,放心,弟子知道”温柔哭了一阵,从百草真人怀内抬起头来,细声说道:“弟子,已经放弃对他的不切合实际的幻想了。师尊,你觉得高弟弟的为人怎么样”

    百草真人微微一愕,随即满脸的怒容:“不行,这混小子品行极坏,放荡色胚,不是适合你,改天为师给你另择一个好人。”

    “啊品行极坏”温柔不由一呆,一脸不相信地望着百草真人:“师尊,高弟弟如果是品行极坏,为什么这段时间你会亲手为他配药与熬药,每次弟子送药回来,你都十分关心他的情况,这说不通啊”

    百草真人玉脸一红,心中闪过了高达在自己身上使坏的画面。幸好泡在热气腾腾的温水中,两女皮肤皆被薰红,这才没有让温柔发现这尴尬的事情:“那是为师关心后辈之缘,他是为师自小看着长大的。”

    “不对啊师尊,以前您一直都是称赞高弟弟的为人好,当初您还暗示弟子要嫁人就嫁给高弟弟的。为什么现在居然变了,难道……上次师尊哭着回来,难道是高达那浑人对师尊做了什么”

    百草真人的变故让温柔产生疑问,她一直怀疑当日百草真人哭着回来,一定在高达那里发生什么事。在那一次之后,百草真人对高达的关心以几何级数上升,时不时脸上还会露出一丝甜美的微笑,那神情就是一个怀春少女遇着爱郎般,其中有古怪。

    “达儿,他怎敢对为师不敬,柔儿,你想多了,为师只是在尽长辈的本份而已。”百草真人俏眉一扬,一股怒气自生,一掌击打在水面之上,水花四溅,将温柔的小心思压了下去:“再者达儿,他已经有了三个未婚妻,不是什么良配。”

    “弟子,知道”温柔表面上点头认错不敢追问,可内心里却嘀咕:师尊与高弟弟俩个一定有奸情,师尊这几日的神情绝对错不了,如果我能掌握他们的秘密,还怕高达那小子翻天

    床底之下高达也安心喘了口气,在温柔追问百草真人当日发生什么事之时,巨大的恐惧吓得他七魂不见三魄,幸好百草真人喝止了温柔的追问,总算没有将秘密泄露,现在他全身都冷汗湿透了,这个温柔的心思实在太惊人了。

    经过这一事,浴桶中的温柔安份不少,老老实实地和百草真洗了澡,其间百草真人不停地说高达的坏话,说他不是什么良配,说他已经有了三个未婚妻,是个花心萝卜,总之能把高达说多坏,就说有多坏,听得温柔一脸的愕然。

    唠叨了半个时辰,热水都变成了凉水,两女方从浴桶中出来。这次百草真人正面跨出浴桶,伸手欲拿过衣服穿上。从高达的角度一下子看到了她多毛的神秘地带,口水都快要流得满地都是。

    恰好在此时,温柔发现了床底下的高达探首出来偷看,心念一动,既然找不到他们之间的秘密,不如自己制造一个:“师尊,先别穿衣服,让弟子为您按摩一下,尽下孝道啊”说罢,不由自分地拉着百草真人往大床走去。

    “柔儿,时间不早了。”百草真人对于温柔过于溺爱,哪想到她此刻的小心思,被强行拉到床上按躺下来,却发现看着徒弟赤裸的身子,上面那一双硕大的玉乳,再看自己胸前那对乳鸽,有着不好意思便翻转身子过去。

    “师尊,您都在干坐了两天,身子的筋骨肯定酸痛了,泡完热水药澡后最适合做按摩的。您年纪都这么大了,怎么不懂爱惜身体呢让弟子尽下考道吧”

    温柔拿捏准百草真人不希望别人说她年轻,一直强调自己很老的心态,直接祭出让其无法抗拒的话。

    “柔儿,你真考顺,为师的确老了,在论剑台干坐了两天,身子确实有些不舒服。柔儿,麻烦你了。”百草真人因年轻误食药物之故,导致身子衰老极其缓慢。别看四十多年过去了,百草真人也是一头银发,可身子骨仍跟寻常少女无疑,甚至还比二八少女还要柔软。

    加之长年修练道经心法,身体健康程度犹胜温柔,只是过不去心里一关,被温柔拿捏住了。再者温柔按摩手法确实很好,按,压,捏,搓,没几下就把她弄得浑身舒达之极,小嘴里不时轻哼几句,或许指点在某处用点力。

    “姐姐,在干什么啊不让百草师叔早点离开,反而还要帮她按摩,这在搞什么啊。”床上的两位美女舒服了,可苦了床底下的高达,先前偷看是很爽,现在百草真人直接睡在床上,吓得他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弄出一点声响被百草真人察觉。

    就在高达苦恼时,大床上传出来温柔的声音:“师尊,傍晚的时候,弟子看到雪姨跟萧师伯手牵手来找您,他们之间……”

    百草真人叹了口气:“也不怕实话跟你说了,你的雪姨快要跟三师兄成亲了,他们傍晚过来是找为师开安胎药的。”

    “啊……雪姨……怀孕了……她跟萧师伯快成亲了,不可思议,难以置信啊”

    “这是一段孽缘啊”

    “孽缘师尊,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见人的秘密”

    “没有什么长辈的事,你少过问。”百草真人停顿一下,嘀咕了一句:“不知为什么,老身总觉得雪妹肚子的孩子不像是三师兄的……”

    这一句说话,声音极其之小,连身后为她按摩的温柔都没有听到,反而是躲在床底潜心运功的高达听了进去。这一句话给他的冲击,绝对不亚于早上他发现萧真人与雪姨通奸多年,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心中那贤良慈爱、有如母亲一般雪姨会有萧真人以外的男人。

    高达的心乱了,乱得不知所措,他不知自己是不是该告诉师父这一件事

    “柔儿,嗯……不要舔为师的背后,别舔了……你弄得为师很酸啊……别舔了……”

    “温柔姐姐在舔百草师叔的玉背”苦恼中的高达听到这话,脑海中立刻闪过了,浑身赤裸的温柔趴在如同瓷娃娃的动人娇躯上,香舌轻吐,在那赛雪欺霜有如鲜奶感的光滑玉背来回滑动,一下子使他大脑急速充血,忍不住要冲出去看个究竟。

    “师尊,您身子的好香,好滑,让弟子好羡慕啊”温柔娇喘的声音传来,接着又阵阵滋滋的响声,还有百草真人不断娇喘声。

    “师叔,她老人家没有拒绝温柔姐姐的胡闹,我的天啊”高达的心都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了。

    “师尊,转过个身子,背面按摩完了,现在是正面”

    “不……不……为师被你弄得好害羞,不敢见人了……”

    “那把眼睛蒙上就行了。”

    “柔儿,不要这样胡闹……别拿为师的肚兜蒙为师的眼睛,看不见了,柔儿……”接着大床上传来一阵翻滚之声,直把高达弄得心火撩动。

    “嗯……别舔为师的胸,别摸哪里……为什么,你弄得为师这么舒服啊别舔了,柔儿,别揉了,再揉,为师生气了……嗯……柔儿……你在哪学的这种坏人手段啊……”

    “师尊,徒弟可不什么坏人,徒弟只是想孝顺师尊而已。”

    “怎么停了,继续啊,柔儿”

    “遵命师尊,徒弟一定让师尊舒舒服服的……”

    “嗯……别太用力了……嗯……”

    “嘻嘻……师尊,疼则不通,通则不疼”

    这一来可把藏在床底下的高达给苦坏了,他看不到大床上的光景,可在他的脑子却已经把惹火情景想个通透,胯间的肉棒都快要胀爆了,几乎快要冲出去将两位美女按在身下狠狠操弄。

    就在此时,忽然有一只雪白玉手探床边对高达挥动几下,示意他从床底爬出来。高达一下子愕住了,这只玉手的主人是温柔,她现在居然让自己出来,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怕百草师叔发现他们之间的事

    温柔发现高达半天没出来,玉手再次探到床边,挥动得更猛烈,急促地示意他快点出来。高达有点不明所以,心里也很害怕,可他还是壮着胆子慢慢爬了出来,百草师叔美丽的胴体诱惑力太大了。

    当他轻手轻脚地出床底,往床上一看,眼珠都快要掉了下来。大床之上百草真人一丝不缕地躺在大床之上,那是一副另人目眩神迷的裸体。再者她双眼被一条粉红肚兜蒙住,满脸艳红无双,瓷娃娃般的胴体在温柔舔弄不断扭动着,嘴里不断轻吐着呻吟之声,那样子让高达差一点化身成为禽兽了。

    温柔瞟了一眼高达,眼神中充满了玩意,像在说:臭小子,别说姐姐不照顾你。她的玉手托起百草真人的一双玉足,做着脚底按摩起来,故意那双玉足朝向高达。玉足白里透红,表面光滑无半点瑕疵,十趾如一颗颗粉雕玉啄的玛瑙般整齐排列着,让温柔爱不释手。

    高达也被这美丽的脚趾所吸引,他痴痴地地看着百草师叔的小脚,虽说当下神州大地上一些富贵之家喜好三寸金莲,可是高达等人乃是江湖之人,对这种三寸金莲尤为不喜,那种畸形小足看得让人作呕。

    而且这样一来只会使女子不能练武,平白浪费美玉奇材,一些武林世家更明文严禁女子裹足,三寸金莲在武林人士中是不存在的。

    可是百草真人的小足却是天生小足,浑若天成的美足,小而玲珑,雪白可爱,却绝非那些畸型三寸金莲可比,高达甚至还拿同为赤裸的温柔玉足也放在一起比较,得出的结论竟是百草师叔的玉足更美一点。

    美丽的东西,人皆爱知,纵使温柔也不例外,她也是爱不释手,玉手轻轻地摩擦着百草师叔的脚面,就像情人的爱抚,同时还轻轻按动住脚底的穴道,弄得百草真人不停娇喘,浑然不知有个男人正在看着自己:“别太用力了,柔儿,你按穴手法越来越好了”

    “呼呼……”听着百草师叔这种似泣似爽的声音,高达的呼吸慢慢混乱起来,看着的娇小鸽乳,迷人的小三角,洁白的肌肤,还有完美无瑕的肌肤都令高达体内的淫元燥动不止,双眼死死盯着百草师叔胴体不放。

    “哼”温柔也发现高达死盯着百草真人不放,心里有点酸意,心里萌发一丝坏意,放下百草真人的玉足:“师尊,让弟子好好伺侍您。”说罢的玉手温柔地揉着百草真人的鸽乳,柔软的乳头在她的指甲轻轻撩拨后,慢慢地坚挺起来,像颗熟透葡萄般粉红鲜嫩。

    “嗯……柔儿,别吻了,你又不是孩子,为师没有奶水”敏感的乳头再次被湿滑舌头吸吮,百草真人娇羞不已,刚才被温柔舔弄了一次,身子差一点被上高潮,现在对这种感觉真是又爱又怕。

    温柔没有回答,再次瞟了高达一眼后,像是说:“美吧可惜没你的份高达已经疯狂,他的眼珠子瞪得比牛目还大,他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温柔浅浅一笑,继续不停地吻百草真人的乳头,乳晕,还有肚脐,小腹,顺势而下,当温柔的舌头灵巧地挑开柔软的阴毛时,百草师叔颤抖了一下,嘴里不停地说道:“柔儿,别闹了,别闹了”却没有阻止温柔的动。

    高达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的脖子僵硬了,脚也酸了,但要命的是他欲火猛烈得就要爆炸,他现在需要的是发泄,他的手伸进裤裆里,狠狠地套弄的肿痛的肉棒。

    床上百草师叔不断地喘着粗气,从来没有经历人事的她在温柔的挑逗下已经意乱情迷.温柔的嘴唇已经吻上了百草师叔的小穴,她的小舌头钻进了那个从来没有过客的小穴,那个被高达死死盯着,无时无刻不想插进的小穴,现在却被一个女人捷足先登了。

    “啊……啊……柔儿,你害死为师了,好麻……好痒……好酸……别舔了……”

    “咕咕……”高达喉咙里发一阵阵响声,他不能再看下去了,再看他就忍不住想冲上去插进那个小穴里了。正当他强忍着欲火,想转身离开这里时,温柔却突然离开百草真人的美穴,朝着高达招招手,再指下小穴,香舌在空中舔划几下,那意思竟是叫高达来舔百草真人小穴。

    高达不停在心里说道:“不行,不行,这是欺师灭祖的行径,我不能做啊”

    ………………………………“唔……好舒服……柔儿……好厉害……柔儿……的……舌头……怎么变大了……舔得好深啊……”

    大床之上,高达埋首在百草真人胯间,如痴如醉地舔弄着那个渴望之久的蜜穴。他始终抵挡这一份致命的诱惑,在温柔的挑逗与心中执念作用下,他慢慢来到床边接过温柔的位置,怀着一万分的激动亲吻上去。

    在这一刻,高达明显感觉到百草真人身子剧烈地震动了一下,柔软的身子变成僵硬冰冷起来。使得高达惊得差一点忘魂大冒,只道百草师叔觉察了他的存在,死死盯着百草真人的小脸。可很快百草真人的玉脸上升一遍羞艳无比殷红,身子慢慢变得柔和起来,嘴里也重新开始呻吟起来。

    高达这方安心下来,舌头灵巧地刮梳着小穴上浓蜜阴毛,舌尖拨开百草真人鲜艳的阴唇,贪婪的吸啜着她蜜穴内流出来的蜜汁,舌尖忍不住探入她的嫩穴深处,立时感受到柔软的舌头被一层细嫩的粘膜阻住,那是百草真人贞洁所在。

    高达心跳如雷,心里有一股冲动想让他捅破这层薄膜,只要自己的舌尖再用力一点就行了,可是他明显感觉得百草师叔的身子颤动,似是在说不要这样对她,有一种哀怨之感籍着她的身子传过来。

    高达燥动退了下去,他发现自己真的是贪得无厌,能舔到百草师叔的处女蜜穴是自己三世修来的福份了,岂能再做出伤害她的事。

    于是,高达慢慢将舌尖退了下去,却仍似灵蛇般往百草真人的穴缝中左右刮刷,又慢慢地再次深入小穴深处,舌头来至处女膜前又抽出再顶入,有如肉棒般进舌耕,来来回回不知多少遍,鼻间全被百草师叔青春诱人的体香环绕,耳中尽是佳人婉啭销魂的呻吟声

    而坐在旁边的温柔,看到高达如此卖力地舔弄,将百草真人弄得欲仙欲死,心里充满了莫名酸意。尤其看到百草真人小脸上那股舒服得快飞起之色,更是难忍之极,心思:你们之间果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怀着这种想法,温柔生了一丝抓弄的想法,玉手伸过去,以灵巧的大拇指按住百草真人膨胀得硬如肉球的细嫩肉芽,轻柔的抚弄,间歇性的按压;然后四指按在湿淋淋花瓣上,微一用力,阴唇大大的张开,使得高达舔弄得更加之深。

    高达吓了一跳,连忙将在百草师叔身上划动的手指拿开,免得让百草师叔惊觉身上有三只手,轻轻抬首怒视着温柔,示意她别打扰到自己。

    温柔嚣张地回瞪他一眼,玉手非旦没有从百草真人身上离开,反而玉手如同弹琴般抖动,不断地弹点着阴蒂,小巧的细嫩肉芽也在手指的弹动中逐渐的更膨胀,肿大,百草真人的胴体也随着手指不停地扭动起来。

    “喔,喔……喔哟……唉……啊……啊……啊……呜呜呜……呃……呃……柔儿……别弹了……呃……别再碰那里了……啊……”

    看到百草师叔被温柔弄成这样子,高达心里极其不舒服,百草师叔的处女蜜穴是他的,他连忙用脸整个贴死百草的迷死人小穴盖住,大脸几整个埋入百草真人的玉胯里,阻住了温柔玉指入侵。

    温柔见无法插手进去,气恼地掐了一下高达脖子,指甲深陷入其肉中,痛得高达咬牙切齿。可他仍是不原意让开,为了安抚便把一只大手上的食指直捅进她小嘴里,轻轻刮玩着她的小香舌。

    温柔玉脸一红,想起被高达破身那晚,高达曾经不断用手指将其胯间小穴中的爱液沾上,让自己舔食的。先前被操弄的小穴忍不住一股湿润,闭上眼,嗯嗯两声,开始乖乖的专心舔手指,而且还不断变换角度。

    玩弄着徒弟的小舌,舔弄着其师的小穴,高达整个人兴奋无比,乐得他几乎怀疑此刻是不是在发梦。可是就算是梦,他也享受当前每一刻,舌尖在百草师叔的阴蒂上绕圈圈,由慢而快,然后出其不意地狠狠轻轻咬上一口。

    “喔柔儿,不要咬……”百草真人大叫起来,身体艳红一片,且不断的抖颤,大腿也越夹越紧,玉液不断地从处女小穴中流出。拼命把玉胯仰起,身体弯成拱形,把娇嫩的阴唇塞到高达的嘴里,一股处女阴精喷射而出,一滴不漏地全部射入高达的嘴里,散发出很奇特的香淫味道,那是令人疯狂想占有她的味道。

    高达抬起头来,看着百草师叔不断娇喘吞吐着气息的樱桃小嘴,再也按奈不住冲动,整个人盖在其身上,大嘴直接印上了百草师叔的小嘴,吻上了她吐气如兰的香唇。

    “……”

    高达这一动作,当场让两位女性都惊呆了,温柔更是惊得不知所措。不好,师尊一定发现在她身上的人不是她了,这该怎么办啊该怎么解释啊欺师灭祖,死罪啊惊得温柔半天没有反应。

    同样百草真人也是惊呆了,可她却没有温柔想的那样将身上人推开,扯开蒙眼的肚兜,而是呆愕了半天后,琼鼻用力的嗅动了几下,然后僵硬的身子慢慢再次软下去美得令人血脉贲张的她娇羞地撒娇挣扎着,想要摆脱突如其来的侵犯,嘴里发出抗拒的喃喃之声。

    “柔儿……你……过份了……为师……生气了……”

    “她没有发现”高达与温柔两人总算心安不少,温柔直接瘫坐床上,发现自己全身湿透了。

    而高达则是加大亲吻力度,好半天的软磨硬缠之后,趁着百草师叔说话之时,微分玉齿,大舌头强行伸进口腔之中,卷起那甜美可爱的小巧玉舌,与百草师叔激情地热吻在了一起。

    百草真人被他舌头一撩,身子如遭电击,胸腔之中登时燃起一把熊熊烈焰,开始猛烈地燃烧起来。身子越加酥软无力,随着高达的大舌在香腔内挑动与教导,软弱的小舌也由最初害羞的逃避到生涩的回应,甚至还主动与之勾缠在一起,不让其离去。

    “百草师叔,她主动配合我,太爽了……”正当两人肌肤相贴,舌头相交,鼻息相闻,如痴如醉的一番长吻之际。高达忽然觉得腰间一疼,离开美人的香唇,回首一望,温柔正在狠狠掐着的他的后腰,并且示意他下床去,重新滚回床底。

    高达有些不愿意,温柔作势要去揭百草师叔眼上的肚兜,他只得顺从着轻手轻脚重新回到床下,虽有些不甘,但能舔到百草师叔的处女小穴,还有她的初吻,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激动之情难以平复,不由自主舔起嘴唇,回味刚刚的味道。

    此时,大床之上百草真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来:“柔儿,你太过份了,下次不准这样了。”说罢,床底下的高达看到百草真人美足跃下床来,勿忙地拿起旁边的道袍披在身上,连内衣也不穿就冲出房间去,像是这里有什么吃人的东西般。

    “师尊,别跑这么快啊下次,柔儿,再好好伺候您老人家,嘿嘿……”

    温柔带着调笑声音响起,使得百草真人跑得更快,高达潜心运功之下,发现她已经远远离开了。被刺激得满肚欲火的他,猛地从床底钻出来,一双眼睛几乎快喷了火焰,死死盯着温柔赤裸的胴体。

    “哼混账小子,你满意了”

    温柔抛给高达一个媚眼,惹得高达化身成野兽,猛地将其扑倒在床上,扛起温柔一双秀美的玉足并拢扛在肩上,扯下自己的裤子,巨大肉棒对准那个湿答答小穴插进去,立刻展开长程抽插,一下重过一下,尽往深处插进去,一点也不怜香惜玉,每一次两人的肉体撞在一起,发出啪啪声响。

    如此粗鲁,温柔没有感到半点不适,媚眼如丝地呻吟着:“嗯……啊……混账小子,师尊的……小穴舔……得那……那么温柔……对姐姐……就这么粗鲁……要死了……太深了……顶到了……啊嗯……”

    高达喘着粗气,不停地挺动着大肉棒,一下下地抽插在那多汁湿滑的嫩穴:“……好姐姐……你为……什么要做这样做,咱们侵犯了……百草师叔……”

    温柔得意地说道:“嘿嘿……当然是为了害你,如果你将来敢辜负姐姐,姐姐就你这件欺师灭祖,逆伦犯上之事告诉师尊,我要让你身败名裂,一无所有,我过得不好,你也休想过得好”

    “你你……好狠啊……”高达呆了半天,心里又惊又怕,温柔此言非虚,要是自己侵犯百草师叔传出去,真的会身败名裂,一无所有。这个温柔为了控制自己,居然一直疼爱她有加的百草真人也算计,也成了她的工具,他真的害怕了。

    “蛇蝎美女”高达脑海中闪过一个此类名词,却不知为何温柔越这样,他却越觉得温柔美艳不方物,心里对她占有欲更加之强:“威胁我,看我不操死你,操服你,操到你明天下不床,让你见识下什么叫夫纲”

    “啊啊……别这么用力……啊……啊……啊……好舒服……好美……快……快……动……动……啊……”这一晚温柔房间里放荡的叫声,叫了很久,如果不是她房间的隔音效果非常好,玉衡宫每一个女弟子都听到……

武林沉沦 第二部》由小说坊全文字更新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50xsf.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说坊”,谢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