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坊

章节目录 第一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今天,和往常一样,墨水寒早早的起了床喂养他的宝贝花草。

    今天,和往常有点不一样,因为友人突然前来拜访。

    他平日和友人相交不多,友人出身富贵除非必要是不会来他这简陋的小屋的。

    当然,这还不是他奇怪的地方。

    最奇怪的是,友人手中拧着一个娃娃。

    他盯着那像是未断的娃娃,虽然她外表是七八岁,但流口水兼吮手指,一脸傻样,跟个婴儿没两样。

    "这是做什么?"

    他挡在门口,不让友人进来。

    友人笑得很假的鼻子对他道:"呐,这个娃儿,我家不方便养,捡来的,要是被我家凶婆娘知道了,还以为是我的私生子。所以,送给你了。"

    又不是在送阿猫阿狗,来路不明的东西他可没兴趣接受。

    "不要。"

    于是他拒绝。

    他一定也不相信友人捡来的,倒更相信是友人私生的。

    因为友人太花心了,他的妻子常为这事大吵大闹,整座城都知道。

    想着,他的视线突然无法自主的转而盯着那娃儿,那娃儿一眼圆滚滚的眼,紧紧的盯着他,盯得他……嗯,越看越可爱了。

    "不要这么绝情嘛。我可是好心好意送过来的哟。我想说,你也这把年纪了,还在光棍,所以这女娃让你养着,以后当老婆准不用担心爬墙。"

    他这把年纪?

    墨水寒反的拧了眉黑了脸。

    他也不过二十岁好不,正值男人的黄金年龄好不!

    然后,他继续盯着那娃儿,娃儿又继续回盯着他。

    友人见他那沉默样,又见他一直盯着娃儿,于是眼珠子一转,道:"你要是不收留她,我就只能将她丢去妓院啰。"

    "……"

    流口水了,那丫头。

    嘶……

    都淌到颈间了……

    真脏。

    "呐,你一定要考虑清楚,这么可爱的娃儿,长大后一定标致,要是去了妓院那地方,可是活不下去的呢!"

    墨水寒的视线转上女娃的小脸,的确是一张致的脸蛋,天生的美人胚子。

    他沉默外加慎重考虑了一下,决定答应了。

    "我收养了。"

    友人笑了,立马将女娃儿交给了墨水寒。

    "那兄弟,好好养着,这娃儿长大铁定可爱,好好和她生一堆小娃儿吧!"

    友人说完,走人了。

    墨水寒将女娃儿拧了进来。

    关上门,他将女娃放在石桌上,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娃儿回他一窜听不懂的"咿呀呀……哦也也……"

    他额上冒了三条黑线。

    然后,那女娃儿突然抓起他的手指,放在嘴里又吸吮的。

    ……

    完了……他是变态。

    居然对一个小娃儿有感觉!

    "从今天起,你就叫傻丫头。"

    他径直宣布。

    "咿呀呀……哦也也……"

    女娃娃继续异族话。

    墨水寒将手指从她嘴里抽了出来。

    抱起她,朝里屋走去。

    他在认真思索友人的话。

    让她长大当他娘子是个不错的选择……

    嗯,就这样决定了!

    ***

    墨水寒是这座镇里出了名的花匠。他住在偏离人群的郊区,好方便他专心的照顾他可爱的花朵。

    他很爱花,爱到没有花就睡不了觉的地步。

    虽然他长相俊美,又是个孤儿,却是很受镇待嫁女孩的欢迎。

    只是,因为他爱花成痴,多少父母怕自家宝贝嫁过去受冷落,所以待他成年,也未有一门亲事上门。

    当然,对于一个刚成年的男人来说,婚事不及。

    再说,他现在有了个娃儿,已经是后补新娘了,更不急了。

    "傻丫头,你多大了?"

    他问她。

    "咿呀呀……哦也也……"

    好吧,他就决定她七岁好了。

    "咿呀呀……哦也也……"

    "得给你买些女孩家的衣服,还得给你洗澡。"

    看来他要忙的事还有很多。

    "咿呀呀……哦也也……"

    ……

    "最重要的,得先教你说话!"

    "咿呀呀……哦也也……"

    ***

    友人风走出墨水寒的屋子不远,迎面就出现一个高头大马的汉子,他扛着一把大刀,架在友人脖子上声问:"怎么样?"

    "搞定了,你放心!"

    友人战战兢兢的说。

    大汉得到满意答案,收回刀最后威胁了他一句:"要是那娃儿没能平安长大,你就死得了!"然后就走了。

    友人见他一走,立马松了口气:"呼,命保住了!"

    友人回头望了一眼墨水寒的屋子,摇头中带着不解咕哝着:"为什么一定要指名交给水寒呀……"

    不解,不解!

    墨水寒与傻丫头生活了两个月,这两个月,让他充分体会到,何谓水深火热。

    八岁的丫头,不会说话,一张圆圆胖胖的小脸很可爱,胖胖的小指最爱放到嘴里吸吮,哈剌子流了一颈子。

    他光是为她擦口水就忙不过来了。

    还要照顾那些花花草草,还要喂她吃饭洗澡。

    很忙很忙,他变成她的娘了!

    这还没什么,这些墨水寒都有心理准备,毕竟养个女儿不容易。

    但是!

    最可怕的是他睡午觉的时候!

    当然,会造成那原因罪魁祸首还属他。

    ***

    那天,他为大户人家送完了盆栽,却集市里给傻丫头买了甜子回来。

    中午吃午膳时,他煮了磨菇,傻丫头很喜欢吃。

    可以光为吃磨菇而半粒米也不沾的。

    "傻丫头,把这饭吃光了,要不然你下午没得甜子吃。"

    他见她捏着磨菇玩,端出严父的形象淡斥着。

    傻丫头肩头一缩,这个父亲摆出严肃的表情她最害怕了。

    乖乖的捧着饭埋头努力的扒。

    好不容易扒完,他也满意的点点头收拾了碗筷,就见傻丫头拿着甜子又在那儿舔。

    他一见,黑了脸上前给她收了。

    "一天只准吃一,吃多了会牙疼。"

    甜子被收走了,傻丫头立马给他两泡泪水看。

    他狠下心来不理。

    丢下她去整理了花卉,下午太阳出来了,该是他睡午觉的时候了。

    要养成良好的习惯,他强迫那好动的傻丫头和他一起睡。

    墨水寒睡觉有个怪僻,喜欢脱光了衣服。

    在有傻丫头出现后,他勉强留下亵裤遮体。

    睡到一半,下身凉凉的,一阵酸麻传来惊醒了他。

    一睁开眼,眼前的情景让他差点晕厥。

    只见他可爱的女儿那张小嘴儿,正卖力的吸着他的那 话儿!

    难怪他会觉得舒服了!

    "傻丫头,你该死的在做什么?!"

    他当下青筋暴裂,握紧了拳头,一方是为怒火,一边是为欲火。

    因为傻丫头在他怒吼时,还没放开他的小弟弟,而且小嘴一缩,他被箍得通体舒服。

    "快、放、开、它!"

    他咬牙忍住呻吟,一字一顿的命令她。

    傻丫头睁着圆眼儿满是无辜的盯着他,却嘴上的动作还是没有停。

    反而更卖力的吸 吮。

    她甚至伸出了舌头在他笠 头顶端轻刷着!

    "丫、丫头……快、快放开爹爹……"

    他的语气开始颤抖了。

    要知道男人那话儿刺激不得。

    然后就见傻丫头突然眉头一皱,吐出了那硕 大。

    "不、不好吃……"

    傻丫头厥着红嫩的小嘴儿埋怨道。

    不好吃?!

    一被释放,他马上从床上坐起来,一把抓过傻丫头,瞪着她:"这不是给你吃的!"

    他义正言词说道。

    但在见到傻丫头红嫩的唇儿被唾染得晶亮时,他倏地感到下身一紧,那地方更形壮了。

    "不、不是磨菇……要吃吃……"

    "这当然不是磨菇啦!不准再碰它,听到没!"

    把他那当磨菇……

    那磨菇那么小,能跟他比吗?!

    "睡、睡觉……"

    她一说完,爬到他怀中磨蹭了几下,就闭上眼睛睡觉了。

    ……

    他只觉一片乌鸦飞过。

    望望怀中睡得香甜的傻丫头,再瞄瞄那生龙活虎的小弟弟……

    最后再瞅瞅傻丫头那红嫩的小嘴儿……

    "丫头,起来,爹爹给你磨菇吃……"

    他是变态……

    唔唔……

    丫头小小的嘴儿塞下墨水寒庞大的笠 头,很卖力的舔吸着顶端。

    墨水寒躺在床上,一脸陶醉着。

    "对,轻轻的咬……不要用牙齿……"

    傻丫头圆亮的小眼充满了笑意。虽然小嘴儿很酸,但爹爹说了,等她吃这"大磨菇",晚上可以吃到那更香的小磨菇。

    所以她要卖力的吃爹爹的"大磨菇",才有小磨菇吃!

    呵呵……

    晚上用膳时,墨水寒给傻丫头煮了大公**炖小磨菇。

    傻丫头吃得香津津,而他则是皱了一张俊脸。

    今天下午,他当了变态……

    对一个还只是小孩子的女娃儿出手了!

    唉……

    他轻叹,在心里暗暗警告自已,这事儿绝不可以再发生第二回了!

    而傻丫头,将小磨菇吃得饱饱的,圆亮的眼珠儿打着鬼主意。

    明天还要吃磨菇,那就先去吃爹爹的"大磨菇"……

    第二天下午,又到了午睡时间。

    他故意将傻丫头绑了起来,放到自已身边:"乖乖睡觉,不准乱动!"

    这样他就可以安心睡觉了。

    傻丫头被绑得动弹不了,睁着一双圆鼓的无邪大眼瞅着墨水寒。

    瞅得他心软外加心慌。

    "爹、爹……痛……"

    傻丫头又翻出两泡泪水给他。

    "哪痛了?都没绑紧,闭上眼睛睡觉。"

    他可是很仔细的,那绳子都找的软绳,是不会留下痕迹的。

    这丫头跟他假哭,又想撒娇,他才不会心软。

    虽然这么跟自已一再提醒,但是,一见到傻丫头那小嘴儿一扁,小眼儿一红,他就……

    "不准再吃爹爹的"大磨菇",我就放过你?"

    他好吧,退一步也没啥关系。

    傻丫头忙点头,"好、好……"

    于是,墨水寒给傻丫头松绑了。

    一得到自由,傻丫头立马翻身趴在他身上,呼噜噜的睡开了。

    他见状,勾唇宠溺一笑,她的头,调了个舒适的位置,跟着睡去。

    绝对不能相信傻丫头的保证!

    绝对!

    那天,傻丫头又吃了他自个儿种的"大磨菇",见他醒来,涎着一张讨好的笑脸,找小磨菇吃。

    "……没有小磨菇!"

    虽然他承认被傻丫头"吃"得很爽,但她连姑娘家都称不上,一个小毛孩子,他变态一回不要当第二回了……

    傻丫头一听,当下给他小嘴一扁,哇哇大哭起来。

    ……

    那晚,傻丫头又吃到香喷喷的小磨菇了。

    她琢磨着明儿个继续,但她"老爹"可不会如她愿。

    那之后,墨水寒戒掉了睡午觉的习惯。

    春去秋来,转眼间又是一年。

    算算傻丫头来这里,也快一年了。

    再算算,傻丫头又长一岁了。

    "傻丫头,明天是你生日,你想要什么?"

    他把傻丫头的生日定在收养她的那天。

    "糖炒粟子!"

    傻丫头正在摧残他的宝贝花圃,墨水寒心在滴血,却不敢出声阻止。

    他想起四个月前,傻丫头摧残了他花儿,被他训了一顿,那整整有三天傻丫头都不理他。

    唉……

    还是他想尽一切办法讨了她欢心才了事。

    "还要什么?爹爹可以许你三个心愿哦。"

    他记下了。

    "嗯……带人家进城玩。"

    傻丫头习惯的吮手指,圆滚的眼珠儿一转,美滋滋的开口。

    "除掉这个其他都行。"

    当即遭到老爹的反对。

    "呜……"

    她又要上演泪水攻击,可惜她家老爹比她早一步抢先:"放眼泪没用。你哭我连粟子也不给你带回来。"

    好吧,她绞着脑汁继续想。

    呀,有了!

    "爹爹买新衣裳,漂漂的衣裳。"

    "衣裳?哪种?"

    他平日里没少给她买衣裳呀,箱子里堆的全是她的。

    "等等!"

    傻丫头说的不清楚,终于放弃摧残他的花,往里屋奔去。

    好半响,他见她远远跑来,手里拿着一张纸。

    "爹爹,看看!兜兜儿……"

    她将纸递给他。

    他接过,拿来一看,那上面画了条姑娘家用的肚兜,有着色,模样儿极是艳丽。

    他拧眉,下意识瞄瞄傻丫头平坦的部,道:"这衣服儿你现在还不能穿。"

    "为什么?"

    又一个愿望被拒,这下傻丫头可真垮了脸色了。

    "嗯……等傻丫头长大了就能穿了。"

    不好意思给她具体讲解这兜儿的用途,他只好模糊混过。

    "不要嘛,不要嘛——人家要兜兜儿!呜哇哇——爹爹是大坏蛋——"

    惨了,把傻丫头惹哭了。

    墨水寒的眉拧得更深了。

    他一个径儿沉默着来回在傻丫头的部和画纸上转悠。

    良久,他才一脸视死如归哄道:"成,爹给你买!"

    先不说傻丫头穿不得,就一个大男人去买女孩家用的贴身衣物……

    他还是先乔装一下,免得被认出来沦为众人的笑柄。

    傻丫头立即破涕为笑,让墨水寒看得叹为观止。

    琢磨着是不是所有姑娘家都对泪水收放自如。

    那晚,墨水寒买回了肚兜,还有女娃家的灯笼大红裤。

    "给丫头换上,给丫头换上!"

    剥衣服,穿肚兜儿,梳两个包包头,傻丫头整个可爱到极点。

    让当爹的很是自豪。

    "出去玩!"

    他虽然不会带傻丫头到城里去,倒不阻止带她到山里去。

    抓了风筝,牵着傻丫头去后山坡。

    今儿风适中,阳光又明媚,是个踏青的好日子。

    他决定带傻丫头在外野餐。

    "丫头要吃兔子还是鱼?或者野大雁野鸭?"

    走在山路中,墨水寒问。

    "吃鱼,吃鱼!还有鸭,鸭子……"

    "好。"

    等下他得下水先抓两鱼。

师傅的傻丫头》由小说坊全文字更新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50xsf.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说坊”,谢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