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坊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麻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车队浩浩荡荡的像皇城奔去,车驾之,陈龙看着一脸笑意,仿佛是自家的母亲一样的张兰芝,不由的紧张起来。

    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小孩,前世的时候和他一起打J道的nv人并不少,相反,因为前世那帅气的外表,再加上天下第一的身份,武林上下至普通民nv,上至世家之的小姐一个个纷至沓来,只要他勾勾,说不定就能弄到床上去,一夜。

    那个时候他的心一直在无数美nv之上,直到最后他被琉璃所收F。

    他们成亲的那天晚上,他还记得她在他耳边说着。

    天哥,千万不要相信nv人,尤其是长的漂亮的nv人。

    眼前的张兰芝就是一个nv人,而且还是一个美nv。

    自然而然的陈龙的心情紧张起来,生怕被张兰芝看出什么异常来。

    “小家伙,看上去还有点紧张,不用紧张,来来来,到阿姨这座。”

    张兰芝跟着朱由检数十年,能够稳稳的坐着这个后宫无数nv人都想要抢走的位置上,没有J分本事怎么可能

    上来就首先让陈龙对他产生好感,拉近两个人的关系。

    不过,在她看来,陈龙只是第一次见到天子和皇后,才会有些紧张而已,等混熟了就不会这样了。

    “你叫陈龙是吧,那阿姨就叫你天儿。天儿,今年J岁了”

    张兰芝微笑着拉着家常,看起来真的就像是陈龙的母亲一般。

    “回皇后娘娘,十岁。”

    陈龙鼻子之问着张兰芝身上传来一G幽香,心不免有些痒痒,可惜年龄太小,小家伙并没有什么反应。

    “十岁了,轩儿也该差不多这么大了。”

    张兰芝口的轩儿,全名朱明轩。

    张兰芝怀Y两次,先产下一nv,第二年怀了龙子,却不想遭遇难产,不光孩子没有保住,日后也不可能再会怀Y。

    也是因为这样,张兰芝每日里都计算着轩儿的年龄,碰到和他年龄一样的小孩就像是见到自己的轩儿一样高兴,格外的兴奋。

    “你父亲和殿下是兄弟,你叫我G娘就好。”

    陈龙迟疑了一下。

    “这。”

    “没事,我让你叫的,谁还敢说什么不是”

    “G娘。”

    梵天虽然不知道张兰芝的故事,但是这种情况之下由不得他不叫,更何况认了张兰芝做G娘,就相当于是给陈家再添一层的保护伞。

    陈龙心已经认可自己是陈家的人,自然也没有理由去拒绝张兰芝的要求。

    “哎,好孩子。来,这是G娘给你的礼物。”

    张兰芝顺将腕上的一个玉镯蜕了下来,递给陈龙,看到陈龙有点发愣,又C促了一句。

    “拿着呀,还愣着G什么。”

    陈龙接过玉镯,只见玉镯晶莹剔透,一看就不是凡品,上面还刻着四个字,生死相依。

    “这个镯子G娘可不是让你带的,日后你要是有了相的姑娘,就将G娘的玉镯送给她,寓意两个人生死相依,不离不弃,等到你有了儿子,再把这个玉镯给G娘传下去。”

    “多谢G娘。”

    陈龙口称谢,慎重的将玉镯收到怀。

    “哎,好孩子。”

    张兰芝将陈龙搂到怀,对着他的脸蛋就来了一口。

    陈龙刚刚或许有些放肆,但是想到这个人现在是他的G娘,脸Se就微微有点变红。

    在张兰芝看来,这是少年害羞的样子,更是可ai。

    陈龙也没有过多矫情,给张兰芝讲起了故事,这到也是陈龙的长项,两个人在马车上倒也不寂寞。

    车驾依旧在向着内城行进着,皇城由内到外,有一条皇家大街,又叫玄武大街。

    一般来说,若是皇家出行,归来,都会由此路入宫。

    今天也不例外,车驾正是沿着玄武大街向着内城而去。

    车驾刚刚进玄武大街,在某处酒楼之,酒楼老板看到车驾的身影,转身进入到自己的门房,在一处空白的墙上敲敲打打。

    J下之后,露出了一个密室,进入密室之,老板拿起了一个声筒一样的东西,长一短的拍了J下,然后将声筒放了回去,转身出了密室,回到酒楼前,似乎他什么都没有做过一样。

    而长一短的信号在玄武大街的无数家酒楼之先后响起。

    玄武大街的部,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却站着J百个身着学士F的人,皇城的人都知道,这身学士F是太学弟子的身份证明,可不是什么人想穿就能够穿的上的。

    一个同样穿着学士F的人从远方跑了回来,对着领头的那个白发苍苍,拄着一个拐棍,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死去的老人轻轻点头。

    老人脚步一抬,拐棍当当当的敲打在地上,步伐虽然慢,但却十分的稳当,J十步路下来就已经站到了玄武大街的路间,其他的太学子弟同样跟上站到了老人身后,等待着皇帝车驾的来临。

    没过多久,皇帝的禁军护卫兵首先到了这里,看到这幅状况,小兵什么话都没有敢说,赶紧去找将军,禁军将军一皱眉,知道这件事情不是自己能处理了的,飞马报与朱由检。

    车驾之的朱由检并没有露头,只是回复了一句,车驾停下,让庞太师,岳元帅,陈将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得令的禁卫将军赶紧将这个命令传给了庞太师,岳元帅和陈镇北陈将军,同时整个车马停了下来。

    在车驾之和张兰芝相谈甚欢的陈龙感觉到车驾突然停了,还以为是到了。

    “G娘,这么快就到了,一会我可要好好品尝一下皇宫之的佳肴。”

    张兰芝伸出来,摸摸陈龙的头,温柔的说着。

    “傻孩子,哪有那么快,想要顺利进宫,不过J关怎么可能”

    在她的眼,陈龙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而已,有些事情,她觉得不应该让一个孩子知道,她也并没有明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陈龙眼精光一闪,心明了,看样子陈镇北有麻烦了。

    车队浩浩荡荡的像皇城奔去,车驾之,陈龙看着一脸笑意,仿佛是自家的母亲一样的张兰芝,不由的紧张起来。

    他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小孩,前世的时候和他一起打J道的nv人并不少,相反,因为前世那帅气的外表,再加上天下第一的身份,武林上下至普通民nv,上至世家之的小姐一个个纷至沓来,只要他勾勾,说不定就能弄到床上去,一夜。

    那个时候他的心一直在无数美nv之上,直到最后他被琉璃所收F。

    他们成亲的那天晚上,他还记得她在他耳边说着。

    天哥,千万不要相信nv人,尤其是长的漂亮的nv人。

    眼前的张兰芝就是一个nv人,而且还是一个美nv。

    自然而然的陈龙的心情紧张起来,生怕被张兰芝看出什么异常来。

    “小家伙,看上去还有点紧张,不用紧张,来来来,到阿姨这座。”

    张兰芝跟着朱由检数十年,能够稳稳的坐着这个后宫无数nv人都想要抢走的位置上,没有J分本事怎么可能

    上来就首先让陈龙对他产生好感,拉近两个人的关系。

    不过,在她看来,陈龙只是第一次见到天子和皇后,才会有些紧张而已,等混熟了就不会这样了。

    “你叫陈龙是吧,那阿姨就叫你天儿。天儿,今年J岁了”

    张兰芝微笑着拉着家常,看起来真的就像是陈龙的母亲一般。

    “回皇后娘娘,十岁。”

    陈龙鼻子之问着张兰芝身上传来一G幽香,心不免有些痒痒,可惜年龄太小,小家伙并没有什么反应。

    “十岁了,轩儿也该差不多这么大了。”

    张兰芝口的轩儿,全名朱明轩。

    张兰芝怀Y两次,先产下一nv,第二年怀了龙子,却不想遭遇难产,不光孩子没有保住,日后也不可能再会怀Y。

    也是因为这样,张兰芝每日里都计算着轩儿的年龄,碰到和他年龄一样的小孩就像是见到自己的轩儿一样高兴,格外的兴奋。

    “你父亲和殿下是兄弟,你叫我G娘就好。”

    陈龙迟疑了一下。

    “这。”

    “没事,我让你叫的,谁还敢说什么不是”

    “G娘。”

    梵天虽然不知道张兰芝的故事,但是这种情况之下由不得他不叫,更何况认了张兰芝做G娘,就相当于是给陈家再添一层的保护伞。

    陈龙心已经认可自己是陈家的人,自然也没有理由去拒绝张兰芝的要求。

    “哎,好孩子。来,这是G娘给你的礼物。”

    张兰芝顺将腕上的一个玉镯蜕了下来,递给陈龙,看到陈龙有点发愣,又C促了一句。

    “拿着呀,还愣着G什么。”

    陈龙接过玉镯,只见玉镯晶莹剔透,一看就不是凡品,上面还刻着四个字,生死相依。

    “这个镯子G娘可不是让你带的,日后你要是有了相的姑娘,就将G娘的玉镯送给她,寓意两个人生死相依,不离不弃,等到你有了儿子,再把这个玉镯给G娘传下去。”

    “多谢G娘。”

    陈龙口称谢,慎重的将玉镯收到怀。

    “哎,好孩子。”

    张兰芝将陈龙搂到怀,对着他的脸蛋就来了一口。

    陈龙刚刚或许有些放肆,但是想到这个人现在是他的G娘,脸Se就微微有点变红。

    在张兰芝看来,这是少年害羞的样子,更是可ai。

    陈龙也没有过多矫情,给张兰芝讲起了故事,这到也是陈龙的长项,两个人在马车上倒也不寂寞。

    车驾依旧在向着内城行进着,皇城由内到外,有一条皇家大街,又叫玄武大街。

    一般来说,若是皇家出行,归来,都会由此路入宫。

    今天也不例外,车驾正是沿着玄武大街向着内城而去。

    车驾刚刚进玄武大街,在某处酒楼之,酒楼老板看到车驾的身影,转身进入到自己的门房,在一处空白的墙上敲敲打打。

    J下之后,露出了一个密室,进入密室之,老板拿起了一个声筒一样的东西,长一短的拍了J下,然后将声筒放了回去,转身出了密室,回到酒楼前,似乎他什么都没有做过一样。

    而长一短的信号在玄武大街的无数家酒楼之先后响起。

    玄武大街的部,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却站着J百个身着学士F的人,皇城的人都知道,这身学士F是太学弟子的身份证明,可不是什么人想穿就能够穿的上的。

    一个同样穿着学士F的人从远方跑了回来,对着领头的那个白发苍苍,拄着一个拐棍,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死去的老人轻轻点头。

    老人脚步一抬,拐棍当当当的敲打在地上,步伐虽然慢,但却十分的稳当,J十步路下来就已经站到了玄武大街的路间,其他的太学子弟同样跟上站到了老人身后,等待着皇帝车驾的来临。

    没过多久,皇帝的禁军护卫兵首先到了这里,看到这幅状况,小兵什么话都没有敢说,赶紧去找将军,禁军将军一皱眉,知道这件事情不是自己能处理了的,飞马报与朱由检。

    车驾之的朱由检并没有露头,只是回复了一句,车驾停下,让庞太师,岳元帅,陈将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得令的禁卫将军赶紧将这个命令传给了庞太师,岳元帅和陈镇北陈将军,同时整个车马停了下来。

    在车驾之和张兰芝相谈甚欢的陈龙感觉到车驾突然停了,还以为是到了。

    “G娘,这么快就到了,一会我可要好好品尝一下皇宫之的佳肴。”

    张兰芝伸出来,摸摸陈龙的头,温柔的说着。

    “傻孩子,哪有那么快,想要顺利进宫,不过J关怎么可能”。

    在她的眼,陈龙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而已,有些事情,她觉得不应该让一个孩子知道,她也并没有明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陈龙眼精光一闪,心明了,看样子陈镇北有麻烦了。

    ()

万道大主宰》由小说坊全文字更新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50xsf.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小说坊”,谢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